探寻“大学之道”,会聚精神高坡

探寻“大学之道”,会聚精神高坡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工商管理学院举办研读《大学》辅导讲座

 

二O一四年十月二十四日下午,学院为引导经典研读,邀请福建江夏学院关工委执行主任王永年举行辅导讲座,学院部分新生、辅导员与闻讯而来的兄弟学院的同学参加了讲座。

王永年先生首先扼要陈述了探寻“大学之道”的前置条件,让听众了解《大学》在宋后民族精神世界中地位升迁的历史线索,理解经典的一般原则,儒家的整体谋划。他指出:“内圣外王”或“修己治人”或“内修外治”是儒家肩负的双重使命。不同时代的儒家因其政治、思想、学术背景的区别,可能在内向度或外向度上有所侧重,但孔子“修己以敬、修己以安人”、“修己以安百姓”这双重使命,始终为儒家所坚守。

针对《大学》初学者对“大学之道”理解上的“简单化”、“现代化”的偏见,王永年先生引导大家区分了《大学》中的“太学”与现代大学之间的异同,通过对相关语词的训诂,指出所谓“大学之道”,指的是:(一)古代承担高等教育职能的国家教育机构办学的宗旨与方针;(二)从事“大学问”研习,准备承担“大事”的学人及其活动,应当明白与遵循的终极目标、根本依据与正确路径。

紧接着王永年先生深入阐述了“大学之道”即办学问学的“三纲领”:“在明明德,在亲民,在止于至善。”“在明明德”意在彰显人性之光。王先生指出“明德”内涵极为丰富,不能简单归结为现代意义的“道德”概念。它指的是内在于人的那些高于动物的、美好的、可开显的、具有可能性的那些“善端”或潜能,最重要的是“悯爱”与“智能”。作为纲领的“明明德”,就是强调学人要依靠自身的努力,使人内在的美好的善端潜能充分外化。他强调指出,《大学》与儒家一贯主张,讲“明明德”,首先是要求执政者,“正君心”,才是“天下之大根本”。他认为朱熹与王阳明对“在亲民”的解释各有可取之处。根据孔子基本主张,与《大学》文本中关于“慈民”、“如保赤子”等释义,“在亲民”当以“亲民”为正,“亲民”必内含“新民”。由此,他认同清代学者惠士奇的调解:“以长养而安全之”释“亲”,“以教训而变化之”释“新”。接着又从对“止”的训诂入手,把“在止于至善”解释为:力求在内向度上的“明明德”,与在外向度上的“亲民”,同时达到并坚守完善的境界。他认为这是儒家的终极价值追求。

在阐释“三纲领”之后,他围绕“内修外治之循环路径”,对“八条目”作了梳理,重点讲述了内在修为之基础:“格物致知”与内在修为之关键:“诚意正心”。他认为古今一些学者对朱熹解释的批评不无道理:朱熹对“格物致知”的高度抽象化、理学化的解释,远离了刚入“太学”的学生这一对象研习学问的现实可能性。他认为比较贴近的解释:“格物”也许是指太学生应当接触那些与教育培养未来执政或治政有关的“事”“物”(文献、文物),理解其中所讲述所蕴含的道理。“致知”也许是要求太学生在“格物”过程中,熟悉、认同、确信那些道理。理解“诚意正心”,关键是要理解“表里一致”中的“里”,“言行一致”中的“言”,这“里”指的是由“格物”而来的“至知”,或明代王阳明讲的那个“良知”,这“言”是由“至知”或“良知”而来的表达,与“妖言”“胡话”相一致的行为,不是儒学中的“言行一致”。

王永年先生强调:《大学》把“知止而后有定,定而后能静,静而后能安,安而后能虑,虑而后能得”,作为实现“三纲领”的精神条件,作为推进“八条目”的精神前提。由“知止”进取到“能得”,表明了儒学的价值追求指向。他指出:“儒家与佛家的一个根本区别,在于佛家认为人生”毕竟空“,儒家则认为,人生在世应有所求,当有所得。在现实生活中,解决“能得”问题。他认为儒家并不否认排斥世俗之“得”,但要“求之有道”,顺其自然。儒家告诫:人生应当把价值追求的重心,放在孟子所说的“求在我者”这个向度上,即致力于把人内在的“明德”开显出来,扩充起来,让自身的美好人性充分实现,让他人、让世界也随同完善。“得其性”者才是主体能直接操控的,直接获取的,最有价值的东西。

王永年先生说:探寻“大学之道”,有可能引导探寻者,走向精神高坡,成为一个有别于“社会贵族”的“精神贵族”,他希望同学们能够成为德国哲学家雅斯贝尔斯所指称的“精神贵族”的一员。他强调首先要“立志”,“立志则为豪杰,不立志则为凡民”(黄宗羲)。中国古代讲人的区别,只有“大人”与“小人”或“君子与小人”之分。儒家讲立志,不是把目标盯在“大官”、“大款”、“大明星”上,而是引导“做大人”、“做君子”。说到底,“大人”与“小人”之别,根本点在于“明明德”的水准,“大人”把天赋的向善之性,即仁与智发扬光大,与日月同光;“小人”在于内在“明德”为“人欲”所遮蔽,心灵暗淡无光。立志“做大人”关键在“做”。“人”始终是未定型的、开放的,充满可能性的,始终都处在被自身建构的过程中,人应当珍惜生命的每一刻,把人做好!

立志了,就要“存养”,讲“存养”“致诚”“居敬”为要;立志与存养要有所成就,要紧的是“进学”,讲“进学”,首行要懂得珍惜时光,只争朝夕。雅斯贝尔斯说:“精神贵族”与“精神附庸”的区别在于:“前者会昼夜不停地思考并为此形销体瘦,后者则要求把工作学习与自由时间分开”。

讲座促进了大家对《大学》阅读思考的兴趣,澄清了一些模糊的认识,拓展了研读经典的深度,都感到深受启发与教育,最后大家以热烈掌声感谢王永年先生的精彩讲座。